万俟溱蓦丶祭酒待君歸

岁月是一条河,左边是无法忘却的回忆,右边是刻骨铭心的青春,流淌着的是追逐不了的时光。
太多无奈,我们无法改变,纷扰世俗有幸相遇。
有些事情注定没有结果,有些人们原来就没有缘分,人生苦短笑过爱过拥有过就足够了。
谢谢你曾是我唯一的荣耀,只愿彼此不再牵绊,后会无期。

云秀生贺13H丨孙楚丨SUMMER&SUMMER

SUMMER

❀十七岁的云秀秀,生日快乐。

    愿你的十七岁,荣耀不灭。


1

知了在窗外叫唤,吵得人心烦,楚云秀伸了一个懒腰,用乐谱扇着风。

周围几个女生窃窃私语道,说是今天会有一个新人,听说是个帅哥,听说已经在办公室里和负责老师联系了。

这个年头,还有多少人会来乐队这种吃力不讨好又没学分的地方?况且算是个不太有名的音乐学院的学校乐团。

“云秀。”闺蜜拿着松香,在她面前晃了一圈,“德国原装PIRASTRO9010金美人,我给你带了一块,等会儿给你。”

“那么好!”楚云秀微微一笑,撑着头看着下次演出要用的琴谱。

“你马上生日了么不是。”闺蜜吐了吐舌头,要不是她怎么会舍得花这个钱,“对了对了听说了吗,那个新来的,是个弹钢琴的。以前好像是音乐学院的转校过来的?你不是团长么,这你不知道?”

“我不知道啊。”楚云秀摇了摇头,脑袋里突然想到一个小时候遇见过的小男孩,总是装着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他弹琴很好听,长得也很好看,那是她的初恋,虽然只是远远的看着。

云秀痴痴地看着琴谱中的钢琴独奏,似乎有些恍然大悟。

乐团没有了钢琴手,却硬是选了久石让的这几首钢琴曲,原来是这个原因。

“听说是个大帅哥?”

楚云秀嘴角微微上扬,是不是又怎么样呢?

她低下头认真的看着琴谱,长发划过耳畔洒落在琴谱上,指间敲打着谱架,口中哼唱着主旋律。

“各位,注意下。”指挥老师轻扣着门扉,探出半个身子,“原来钢琴病假了,我们欢迎一下新同学……”

那个男人走进排练厅,楚云秀慢慢抬起头,看着他的脸,突然和记忆中的某个片段重叠在了一起,猛然间一个名字突然脱口而出。

“孙哲平?”

“你果然认识啊?”闺蜜轻声地问道。

看到周围的目光楚云秀低下了头,捂着嘴小声的说,“他很厉害!以前一直拿青少年钢琴比赛冠军的,你不知道吗?”

言语中透露着激动,就像是个粉丝一样。

闺蜜摇了摇头,“你暗恋他啊,啥都知道。”

楚云秀吐了吐舌头。

孙哲平有些迷茫,走到她的身前,停下了脚步。

楚云秀看着他的眼睛,略微有些尴尬,傻笑着站了起来,“前辈你好啊,我是乐团团长,小提琴专业的,我叫楚云秀,在乐团里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,下次汇演时间有点紧迫,我们……一起加油吧?”

“楚云秀……”孙哲平重复了一遍,伸出手爽朗地一笑。

楚云秀也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的那一瞬间,似乎有种不一样的感觉……

就像是……触电那样……

 

2

楚云秀捧着PAD在宿舍里看着宫崎骏的动漫。闺蜜还吐槽她多大了还在看这种动画。楚云秀还说她不懂,这是去身临其境,去体会歌曲的更深层次的奥秘。

可这一次一次被吐槽为借口。

楚云秀也懒得解释,盘腿在做床上,手里还比划着拉琴的动作。

走火入魔了吧?

“云秀,楼下有人找。”

这个时间……会是谁?

她收起PAD,匆匆下楼,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所谓的熟人。

撇了撇嘴,刚想上楼,却看到一个似乎有那么一点熟悉的身影。

她走上前,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“孙哲平,是你找我么?”

孙哲平回过头,摘下耳机,楚云秀听到,耳机里面出来的,是那首Summer。

“那么认真?”

孙哲平小心地把耳机塞进口袋里,嘴角微微上扬,“好久没弹琴了,当然要多上点心咯。”

那句“好久没弹琴了”,楚云秀先是微微一愣,却不敢多问。

若是人家不想说,硬凑上去,怕是他会反感吧。

“明天上午单独训练,你方便么?”

“陪你练么?好啊。”

 

3

楚云秀撑着头看着孙哲平。

有人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,不得不说,孙哲平本来长得就很帅。

修长的手指前在88个黑白相间的键盘上飞跃。

孙哲平的水平楚云秀再清楚不过了,他们本就是老乡,小时候的比赛没有少见过,只是他们一个是小提琴组一个钢琴组。

“刚才那个小结结束,乐队会进来。”楚云秀指着琴谱。

孙哲平认真地听着楚云秀的话,那个铅笔在琴谱上坐下一个记号。

“还有这首,因为定做结束曲所以可能这段要循环,如果指挥没有说的话,就是无限反复。下午排练的时候会碰到所以不用担心。”

孙哲平一边仔细地听着,一边用右手握紧了左手的手腕,小心地前后活动着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孙哲平紧握着拳头,又慢慢松开。

“你的手……”

“没事,我请你吃午饭吧,今天辛苦你了。”

楚云秀点了点头,却牢牢地记在心里。

下午的排练,楚云秀总是盯着坐在她前头的孙哲平。

他很认真很仔细,左手却一直未曾用力。他的眉头微锁,甚至有些细汗。

“休息二十分钟。”指挥说道,合上乐谱。

楚云秀放下小提琴,戳了戳他的手臂,轻轻地问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孙哲平微微一愣,侧过头看着她,“啥事?”

楚云秀摇了摇头,递给她一张纸巾。

“身体吃不消的话,一定要多休息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么!”

孙哲平微愣,却笑着接过,擦了擦额间的细汗,“得嘞,多谢了,丫头。”

 

4

楚云秀躺在宿舍的小床上,打开了手机百度。

她纠结了好久,终究在那个方块里打上了“孙哲平”这三个字。

【孙哲平

孙哲平百花音乐学院,高考时以专业分第一成绩进入该校钢琴系。后因手伤休学。

中文名:孙哲平

外文名:Zheping Sun

生日:1998年8月17日

性别:男

血型:O

身高:183cm

星座:狮子座

搭档:张佳乐

成就:幼儿组钢琴全国二等奖,少年组第二届季军、第四届、第五届钢琴冠军,柴可夫斯基国际青少年音乐比赛铜奖等。】

手伤休学?

楚云秀咬紧了嘴唇。

百度文库停止在一年之前,应该……就是他休学的时候吧。

“哇你在看什么呀?孙哲平,啧啧啧,你有问题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招了吧,是不是暗恋!”

“不是啦。”楚云秀关掉手机,躺在床上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。

他竟然受伤了?

难怪这两年,都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消息,原来……

她独自下楼,坐在花园的板凳上,啃着棒冰。

刚开学不久,同学都似乎不在状态,她也是。

“一个人在这里干嘛?”孙哲平拿着酸奶放在她的头上,目光却放在她身边的塑料袋上,里面是一些消炎药,还有很多些外敷的药膏和膏药贴。

楚云秀想要把那个小包裹收起来,却似乎已经晚了。

“嘿嘿。”

“给我的?”

“啊……恩……”楚云秀垂下头。

孙哲平叹了口气,坐在她的身边。

楚云秀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手腕。

“你知道了?”

楚云秀点了点头。

“那个……人生中总会有些不愉快的事情,”楚云秀说道,“你一定很喜欢钢琴吧,没事的!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的!你看!”楚云秀指着不远处美术学校的宿舍楼,墙壁上是学生们绘画涂鸦,每个学期似乎都会改变一些,都是他们外行人并看不懂的流行,“那边就有彩虹,虽然是画出来的,但也很美呀。”

孙哲平揉了揉她的脑袋,为笑着点了点头,翻看着她给自己买的药。

“是腱鞘炎,也算不上什么大毛病。”孙哲平说道,“大概之前打篮球时候扭伤了,后来带伤练琴休息不得当,怪我自己。”

“现在呢?”楚云秀看着脚尖,轻轻晃动着。

“没啥大影响,只是训练过度会疼罢了。”

可是你依然喜欢钢琴,所以你不会放弃。

楚云秀暗暗地赞叹。

就和记忆里的那个孙哲平一样——那个酷酷的男孩就是这样单纯地喜欢音乐,现在舞台中央也从来未曾畏惧。

 

5

“晚上有没有空?”楚云秀戳了戳坐在前面的孙哲平。

孙哲平皱着眉眯着眼,一副没睡醒的模样。

“结束之后陪我去个地方?”

“逛街啊?我又不是女人。”

“哎呀不会很久的啦!”

指挥刚说结束,楚云秀迅速地整理好小提琴和琴谱,站起身凑到钢琴边上。

孙哲平无奈,挠了挠头。

“大小姐,你到底要去哪?”

“跟我走就知道了!”

楚云秀就这样拉着他的手,朝着校门一路小跑。

“你要去哪啊?”孙哲平无奈,看到这个女孩总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。

她就像是太阳一样,似乎永远那么灿烂,如此无忧无虑。

虽然词藻平庸,但可能这些是对一个女孩子最好的评价了吧。

“到啦!”楚云秀停在一家唱片店门口,笑得格外兴奋,“老板说今天会进些中古欧美原版的纯音乐CD,我想让你帮我一起选选看。”

说着,她推开门,店里的冷气迎面而来,孙哲平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,跟着推门而入,一转眼,那个长发的女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他看着墙壁上挂的CD播放器,里面都是些日本的轻音乐,最边上那台,放着的正好是久石让的。

孙哲平带上耳机,闭上眼睛任凭音乐在耳边流淌。

“有买那么多,对了你们的演出呢?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放心!”楚云秀比了个手势,“老板到时候一定要来哦!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

楚云秀抬头,看到了孙哲平的背影,垂着头好像在看着什么。

她偷偷摸摸走到他身后,却看到他手里那张限量版的久石让专辑。

楚云秀兴奋地直跳,这张专辑她找了很久,就连二手也鲜少有人愿意转让,却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。

孙哲平看到女孩痴痴地望着她手里的曲目表,摘下一个耳机,“要听吗?”

楚云秀瞪大眼睛点了点头。

放的那首歌,正巧是summer。

正巧也是她最爱的一首歌。

孙哲平低下头,就能看到她的睫毛扑闪扑闪的,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。

有一瞬间,心跳似乎停止了一小下,紧接着,是一阵小鹿乱撞。

有些话突然哽咽在喉间,却终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

6

音乐会的成功,归功于孙哲平。

或许没有他,演出依然能进行,只是少了一抹惊艳。

孙哲平看了看手机两张音乐会的门票,候在女更门口。

楚云秀推门,看到正装笔挺的孙哲平突然忍俊不禁。

看惯了一个人穿休闲的服装,再看他穿正装总会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“晚上有空吗?”孙哲平问道。

脸上不知道为什么像被火烧了一般。

楚云秀点了点头。

“这次换你,陪我去个地方。”

出租车停在文化中心的门口,熙熙攘攘的人群簇拥在大门口,楚云秀却不知道这里将要发生。

检票入场,大厅里挂满了宫崎骏动漫的海报,正中央悬着一个男人的照片。

那个男人,叫做久石让。

楚云秀惊讶,看着孙哲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我回头去了那家店,老板跟我说你很喜欢久石让,可是那张碟他不卖,正巧我看到了这个音乐会。”

云秀捂着嘴,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。

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的喜好,也从来没有期望他会给她什么惊喜。

她在乎他,只是觉得他在身边,心里有一块田地,是如此的踏实。

这种感觉,大概就是喜欢吧。

“丫头,”孙哲平看着她,揉了揉那张依然惊愕的面孔,“你说过,雨后天晴就会有彩虹。你,就是我的太阳。”

 

7

云秀毕业的那一天孙哲平回到学校,看着身穿学士服的女孩笑的格外灿烂。

那一天,孙哲平告诉她,他也想过放弃,他也想过是不是要开始一种其他的生活——直到看到那天看到了那一抹种在她笑容上的彩虹。

宿舍楼外的涂鸦换了一次又一次,只是那一片七彩,似乎一直没有动过,可能是某一位前辈的杰作,他们不懂,只是默默地把它当做了他们两个人的定情信物。

云秀抚摸着这种斑斓,摘下了学士帽。

“我很小的时候,就特别喜欢会弹钢琴的男孩子。长大以后,碰到一个很厉害的男孩子,长得不错,还有点酷酷的。他曾经有个搭档叫张佳乐,我曾经想,我什么时候。才能有能力现在他的身边。直到有一天,王子也下了凡,陪我去买CD,还请我去看音乐会,我才发现,原来我真是个小公主。”

小公主,毕业快乐。

 

仿佛想起了那年夏天,不顾雷雨大风,追逐着属于自己的梦想。

我还清晰的记得,那年的星夜很美,很梦幻,因为有你,陪伴在我的身边。

SUMMER、

评论(2)
热度(142)